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了不起的盖茨比[三联版]
者: 菲茨杰拉德编
社: 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 2009年5月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空气里弥漫着欢歌与纵饮的气息。一个偶然的机会,穷职员尼克闯人了挥金如土的大富翁盖茨比隐秘的世界,惊讶地发现,他内心惟一的牵绊竟是河对岸那盏小小的绿灯——-灯影婆娑中,住着他心爱的黛西。然而,冰冷的现实容不下飘渺的梦,到头来,盖茨比心中的女神只不过是凡尘俗世的物质女郎。当一切真相大白,盖茨比的悲剧人生亦如烟花般,璀璨只是一瞬,幻灭才是永恒。一阕华丽的“爵士时代”的挽歌,在菲茨杰拉德笔下,如诗如梦,在美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了墨色浓重的印痕。二十世纪末,美国学术界权威在百年英语文学长河中选出一百部最优秀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众望所归,高居第二位,傲然跻身当代经典行列。
  • 目录
  • 前言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九章
又名:
ISBN:9787542630476
格式:epub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血疫
作者:[美] 理查德·普雷斯顿 编
文明与病毒之间,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 来自热带雨林的危险病毒,可在24小时内乘飞机抵达地球上的任何城市。航空线路连接了全世界的所有城市,构成网络。 埃博拉已经进入网络,开始环球旅行。 卡尔•约翰逊,埃博拉病毒的发现者之一,他在病毒探索史上是个大人物,发现并命名了地球上好几种最危险的病原体。 “大自然并不平静,我很高兴,”他这么说,“但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咱们就当大自然很平静好了。所有怪物和猛兽都有平静的时刻。” “扎伊尔当时发生了什么?”我问。 “我们抵达金沙萨的时候,那儿根本就是个疯人院,”他说,“我们知道那里的情况很糟糕,我们知道我们在和某种新病毒打交道。我们不知道它能不能像流感那样,通过空气中的悬浮液滴传播。假如埃博拉能轻易通过空气传播,今天的世界恐怕就大不一样了。” “会怎么样?” “人类会少很多。假如一种病毒与呼吸系统密切相关,那么你想控制住它就非常困难了。我心里想,假如埃博拉具备高致死率,又能通过液滴传播,那么全世界就不存在安全的地方了。与其在伦敦歌剧院被传染,还不如去爆发中心工作呢。” “你担心那会是一次威胁整个人类的危机吗?” 他盯着我。“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是一种能抹平人类的病毒。” “唔,我想有这个可能性——当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我并不担心那个。更有可能的是这种病毒有能力按比例减少人口。比方说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九十。” “人类被杀死十分之九?你不担心?” 他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沉思表情。“假如一种病毒能减少一个物种的密度,那么这种病毒也许还是有用的。” 这就是大自然。仔细想一想,从河流到海洋,大自然充满了杀手。
哈佛百年经典(第14卷)
作者:(古希腊)埃斯库罗斯等著;高朝阳译编
惶然录
作者:[葡] 费尔南多·佩索阿 编
这是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晚期随笔结集,都是“仿日记”片断体。它是作者的代表之一,是一部曾经长期散佚的作品,后来由众多佩索阿的研究专家们搜集整理而成。 作者在随笔中的立场时有变化,有时是个精神化的人,有时则成了物质化的人;有时是个个人化的人,有时则成了社会化的人;有时是个贵族化的人,有时则成了平民化的人;有时是个科学化的人,有时则成了信仰化的人……这是变中有恒,异中有同,是自相矛盾中的坚定,是不如所云中的明确。正是这种精神气质、这种独自面向全世界的突围,使佩索阿被当代评论家誉为“欧洲现代主义的核心人物”、“杰出的经典作家”、“最能深化人们心灵”的作家。 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韩少功拾译家遗漏,精选出原作的五分之四,译成中文,文笔优美,读来赏心悦目。
推荐阅读
三十五年的新闻追踪
作者:(日)吉田实
這是一位日本記者遍歷中港台三地的新聞生涯的紀實;書中留下作者大半生與中國的不解情緣及心路程的點點屐印。作者是資深的新聞工作者,曾現場採訪過中日邦交正常化、巴基斯坦軍事政變、印度支那戰爭等重大歷史事件與東南亞、中、日、韓、港台的許多政要多有交往。他的筆下再現了二十世紀下半的亞洲風雲突變,既是中日關係史上的現代篇章的備忘錄,也是新聞學的一本不可多得的實用教材。
千江有水千江月
作者:萧丽红
小说男主角、台北青年大信初到嘉义县市布袋镇,经女主角贞观导游地方,两人因而相恋。后来贞观至台北上班,大信至金门当兵,两人之间的情愫产生变化。 作者的叙述充满了台湾民俗的瑰丽与趣味,而贞观与大信古典又含蓄的恋情,为这个时代逐渐失去的纯然恋歌,悠悠地低吟了一遍……
罗西与苹果酒
作者:[英] 洛瑞·李(Laurie Lee) 朱岚岚、周易
在《罗西与苹果酒》中,洛瑞•李以他在故乡山坡上的号叫开启记忆之门,带领读者穿越时空,重返那个死亡阴险缭绕的灰白村落,进入童年时期的各式幻想与梦魇之中。透过他诗样的笔法,那段已然远去的岁月,那个不复存在的时代与生活方式,在我们眼前栩栩重现,宛如一部朴实而美丽的怀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