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历史著作史 上卷
者: [美] J. W. 汤普森编
社: 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 1996年9月
我馆历来重视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考,又利于文化积累。
又名: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ISBN:9787100022057
格式:pdf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帝王之死
作者:柏杨编
按《帝王之死》作者柏杨的计算,从皇帝轩辕到清代溥仪,中国出现了三百九十七个帝和一百六十二个国王,这五百五十九个称王称帝的头目中,约有三分之一死于非命。而帝王之死,无论是幸运地因与“宫廷内如山如海的美女们昼夜上床,旦旦而伐”以致死在龙榻上,还是不幸地以帝王之尊而被绞死、饿死、囚死,起因都是自做孽的制度结构。在男性争权夺势的世界,政治因素高于一切。
曾国藩(第二部)野焚
作者:唐浩明编
曾国藩无疑是近代中国最显赫和最有争议的历史人物之一:誉之则为圣相,谳之则为元凶。然而,毛泽东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蒋介石则终生奉之为楷模。或许,我们从其一生的经历中能看出点什么。
江都政变
作者:[宋]司马光 柏杨译编
江都政变 (618-621年) 六一八年的江都政变,有划时代的意义。 杨广在被逮捕后,仍不认为自己有罪;在承认自己有罪后,曾困惑的问: “我虽对人民有罪,但对你们却恩重如山!”这是一种显明的“养狗政策”,暴君们都喜欢这一套,认为全国人民反对我都没有关系,只要我的看门狗肥而且壮,你们就束手无策。问题在于,一旦人民的愤怒超过临界点,再肥再壮的狗都挡不住人民闯进大门。更危险的是,最忠实可靠的狗,到时候都会反扑过来,咬断领袖的咽喉。
推荐阅读
音乐心理学
作者:罗小平 黄虹
《音乐心理学》在音乐欣赏中,由于解除了操作支配的心理负担,后一屋面的心理活动比之生理层面占据了更多得多的百分比。音乐的理论和实践所遇到的各种难题,以往之所以常令我们因于寡策,不是多半跟音乐心理学知识不足有关吗?音乐心理学是以心理学理论为基础,汲取生理学、物理学、遗传学、人类学、美学等有关理论,采用实验心理学的方法,研究和解释人由原始(初生)到高级的音乐经验和音乐行为的心理学分支。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作者:傅海波(编) / 崔瑞德(编)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907-1368年)规模宏大,集中了西方研究中国史的许多学者的力量,本卷也不例外。导言的作者是本卷的两位主编,慕尼黑大学名誉教授傅海波和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崔瑞德。前者是著名的辽、金、元史研究专家,著述颇丰,尤长于金史研究,在本卷中还担任第3章金朝历史的写作;后者则多年来从事中国古代史的研究,亦是《剑桥中国史》秦汉、隋唐、明代等卷的主编,在本卷中还与克劳斯-彼得·蒂兹合写了第一章辽朝的历史。第二章西夏史的作者是肯永学院教授邓如萍,她已发表过一些有关西夏历史的论著。特伦顿州立学院教授托马斯·爱尔森主要研究早期蒙古国的历史,故撰写本卷的第四章。第五章的作者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市立学院教授莫里斯·罗沙比,著有《忽必烈汗:他的生活和时代》等著作,所以专写忽必烈一朝的历史。第六章的作者萧启庆原为新加坡大学教授,现为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著有《元代的军事制度》、《元代史新探》、《蒙元史新研》等著作,此次担任元中期历史的写作,驾轻就熟。堪萨斯大学教授窦德士,主要研究元明思想史和政治史,著有《征服者与儒士》、《儒学与独裁统治》等著作,在本卷中撰写第七章元后期的历史。第八章作者是原在哈佛大学任教、现在米德尔斯伯里学院任教的伊丽莎白·恩迪科特-韦斯特教授,她著有《蒙古在中国的统治:元代的地方行政管理》等著作,所以专述与元代政府和行政管理的有关问题。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牟复礼研究中国史多年,在本卷中写作第九章,专门讨论元朝统治下的社会问题。如本卷原书序言所说,牟复礼还通读了本卷全稿并提出了修改意见。应该承认,本卷是《剑桥中国史》中难度较大的一卷,因为它所叙述的辽、西夏、金、元四个王朝,都是中国历史上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在研究这些王朝的历史时,既要面临许多语言、文字问题,还要深入研究民族关系和国家关系的发展变化、多元文化的构成及其相互影响、社会风俗的变化等一系列问题。本卷的编著者对这些问题作了许多值得重视的探讨。
江都政变
作者:[宋]司马光 柏杨译
江都政变 (618-621年) 六一八年的江都政变,有划时代的意义。 杨广在被逮捕后,仍不认为自己有罪;在承认自己有罪后,曾困惑的问: “我虽对人民有罪,但对你们却恩重如山!”这是一种显明的“养狗政策”,暴君们都喜欢这一套,认为全国人民反对我都没有关系,只要我的看门狗肥而且壮,你们就束手无策。问题在于,一旦人民的愤怒超过临界点,再肥再壮的狗都挡不住人民闯进大门。更危险的是,最忠实可靠的狗,到时候都会反扑过来,咬断领袖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