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烛烬
者: (匈牙利)马洛伊·山多尔编
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11
空寂的庄园,主人老将军迎来了一位罕见的访客,一位曾与他金兰之交的故友。
昏暗的客厅里,将军与访客秉烛对坐,彻夜长谈,怀念将军逝去多年的妻子,审判一段由爱情及友情、忠贞和背叛交织的三角关系。混乱与骚动在年已迟暮的两位故友心灵深处涌流,情欲与仇恨的余烬不断闷烧。
在扣人心弦的激烈争辩中,马洛伊用沉郁如挽歌的文字怀念逝去的帝国时代,还有随之消逝的贵族品德和君子情谊。奥匈帝国面临衰亡时的哀伤,以及世界秩序坍塌时人们传统道德的动摇,在字里行间纤毫毕现。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后记
  • 注释
又名:
ISBN:9787544749527
格式:epub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好人村祭典
作者:赤川次郎编
1948年生于日本福冈,日本超级畅销书作家。1976年以《幽灵列车》问鼎通俗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而初登日本文坛。其后他的推理小说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年均创作17部之多,迄今为止已出版了400多部长篇系列推理小说,总印数超过2.7亿册。他的作品有不少是以少年为题材的,如《中学生和机关枪》、《姐弟家庭》系列小说等。他以善于用细腻的笔触描写少年内心世界而饮誉文坛,受到少年读者的欢迎。
艾菲·布里斯特
作者:[德]冯塔纳 韩世钟编
《艾菲·布里斯特》是冯塔纳的代表作,写贵族小姐艾菲·布里斯特的婚姻悲剧。她母亲婚前曾和男爵殷士台顿相爱,艾菲长大后,母亲作主把她嫁给了他。殷士台顿在海滨小城凯辛当县长,只顾往上爬,不关心妻子。艾菲在年龄和感情上同丈夫有很大距离,感到生活空虚。不久,她认识了丈夫的朋友克拉姆巴斯少校,克拉姆巴斯是个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他引诱了艾菲。后来殷士台顿调职柏林,艾菲就此摆脱了克拉姆巴斯。六年后,殷士台顿偶然发现克拉姆巴斯和艾菲过去的通信,知道了他们间的关系。他为了贵族的名誉,就和克拉姆巴斯决斗,把对方打死,又和艾菲离婚。最后艾菲病死在娘家。 作者通过艾菲在婚姻和爱情上的不幸遭遇,揭露批判了普鲁士贵族阶层道德习俗的虚伪和残酷。艾菲从小接受贵族教育,崇拜金钱名位,爱慕虚荣,对生活充满幻想。她顺从母亲的安排,同意嫁给年龄比她大一倍以上的殷士台顿,就因为他有名誉和地位。正是这种传统的道德观毁灭了她。同样,殷士台顿也是贵族道德观的俘虏,他发现妻子对他不忠以后,出于贵族名誉观念,和克拉姆巴斯决斗。正如他的朋友维勒斯多夫所说:“我们的名誉崇拜是一种偶像崇拜,只要这个偶像存在一天,我们就必须服从它。”作者虽然批判了贵族的虚假的荣誉心,但是仍站在人道主义立场上,对艾菲和殷士台顿寄予同情。小说紧紧抓住艾菲的婚姻这一主要情节逐步向前发展,结构紧凑,描写细致。全书采用大量对话,使人物形象更鲜明生动。
激流三部曲:家春秋
作者:巴金 编
现代著名作家巴金的长篇小说《家》、《春》、《秋》,半个世纪以来深为广大人民所喜爱,并被译成多种文字,誉满天下。作品通过金陵城高公馆一家的盛衰,使读者看到了旧中国的没落与腐朽,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家庭旧礼教的残酷,描写了在黑暗势力压迫下的年青人的不同命运:有的苦闷、彷徨,有的作了牺牲品,有的奋起反抗去追求光明。 本书原由我社于1988年出版,现经修订,列入“现代故事画库”系列重新出版,以满足广大读者和连环画爱好者的收藏需求。
推荐阅读
底色
作者:
黄叶在秋风中飘落
作者:路遥
《黄叶在秋风中飘落》是路遥较早的作品,作者以传统价值观念及现实主义手法为主,单线索,重故事,情节上又带有较强的浪漫主义因素--这个我们可以从他两部代表作的结尾上看出来。 他用朴实厚重的文字雕筑起来的一个个平凡而伟大的灵魂却长久地印在了热爱他、热爱他文字的读者心中。在这个适合悲悼缅怀的季节里,让我们再次贴近路遥,贴近一份沉重,一份忧伤,贴近一个冷峻严肃的世界。 路遥以他一贯的笔法,写尽了黄土高原的苍莽与悲凉,写尽了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们的苦难与向往。可以说,苦难与路遥形影相随。苦难,毁灭了路遥,也造就了路遥。路遥短暂的写作历程就是一场苦难的行军。 生命从苦难开始,只有在苦难中才能诞生灵魂的歌声。
章鱼
作者:[美]弗兰克·诺里斯 吴劳
《章鱼》是“诺里斯文集”之一。作者阐明了生将战胜死的道理。这是作者的《小麦史诗》三部曲的第一部,以小麦生产为主题。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小麦种植区,年轻的农庄主安尼克斯特和农庄牛奶场女工希尔玛相爱,但就在此时,铁路公司用抬高运费的手段使农庄主们无利可图。他们团结在德高望重的老庄主台力克的周围,和对方发生了械斗,安尼克斯特当场饮弹毙命,其余的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