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罗伯特_罗素作品集(套装共8册)
者: [美] 罗伯特·罗素编
社: 安徽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3-07-01

                            
  • 兔子坡
  • 本和我
  • 艰难的冬季
  • 尾巴的故事
  • 利维尔和我
  • 基德船长的猫
  • 我发现哥伦布了
  • 麦克维尼先生的旅行
又名:
ISBN:11276715
格式:epub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甲骨文
作者:[美] 彼得·海斯勒 编
女仙外史
作者:(清)吕熊编
《女仙外史》全称《新刻逸田叟女仙外史大奇书》。属于神魔小说,又将历史人物纳于其中,富于传奇色彩。此书约成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梓行于康熙五十年(1711)。清政府因其中有一些"淫亵书",把它划入淫书之列;故被列入禁毁之书。 若夫《明纪》所载逊国靖难之事,更无圣贤执笔而定之,其说有可疑而可骇者焉。夫永乐固英明之主也,然不得比周武之圣;而建文亦仁让之主也,又从无商纣一端之暴;其为之臣者,又皆杀身殉国之君子。顾使永乐之得天下也以道,则建文自为亡国之君;使建文之失天下也不以无道,则燕王不得为中兴之主。从古创业者谓之祖,中兴者亦称为祖,余皆谓之宗;乃永乐尊为成祖,是中兴也?从来淫暴亡国者,不追崇,不建陵寝;而在建文,则并年号尽削之,是失德之已甚者也?从来忠臣义士为亡国之主殉节者,兴王之君。亦莫不褒之谥之;而乃并禁锢其子若孙,是以为叛逆之徒矣?后世之论者,因其成败,亦莫不依违于其间。似乎以建文等之亡国之君,而永乐为中兴之主;道衍、三杨之辈,可以为佐命元勋,而方、景、铁诸公,不得为成取义也与?此余所素郁于中,不能断而亦不敢断者。故曰叟之《外史》,有默契余心者。俟修郡乘之后,当为叟梓行,问诸天下后世。
王小波文集(全十卷)
作者:王小波 编
王小波,学者、作家。1952年5月13日出生于北京,1978年考人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商业管理。1984年至1988年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获硕士学位后回国,曾任教于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后辞职专事写作。1997年4月11日病逝于北京。 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时代三部曲》、电影文学剧本《东宫·西宫》及数十万字的杂文随笔文字。
推荐阅读
我们
作者:[俄] 尤金·扎米亚金
作为第一部反乌托邦作品,《我们》针对的是极权主义的种种弊端。全书采用笔记形式,假借生活在未来世界中的一个模范公民之口,戏拟了一个高度数字化、采用集中统一管理的“联众国”中各色人等的生活和心态。 在这个攀上了“人类文明的最高峰”的联众国,所有公民一律被冠以数字为名。主人公便叫“D-503号”。D-503号是一名联众国培养成人的数学家,他对联众国满怀忠诚,特地记起了笔记,想借之赞颂威哉壮哉的联众国。 怎料,联众国再发达文明,也仍旧奈何不了残留的人性。某个美艳过人的女性号码I-330突然出现,完全震撼了D-503号的纯洁心灵。在I-330的引诱下,D-503号一步步解放了本性,由小说开始时恨不能化身为机器的极端忠诚分子渐渐转变为有恨有爱,有血有肉有“灵魂”的凡人。不过,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I-330之所以接近D-503号,自有她的秘密计划。作品的结局是出乎意料、震撼人心的。 《我们》的写作风格直接影响了后来的《1984》、《美丽新世界》等反乌托邦作品。
激情俞敏洪
作者:刘国云 宗雪萍 俞敏洪
上帝制造人类的时候就把我们制造成不完美的人,我们一辈子努力的过程就是使自己变得更加完美的过程,我们的一切美德都来自于克服自身缺点的奋斗。人最重要的是你能适应白天,也能适应黑暗,在白天能看到阳光的灿烂,但是在晚上也可以看到黑暗的星星,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黑白交替的世界,在黑暗里要看到黑夜的美丽。没有月亮,我们可以看星光,没有星光,我们还有温柔的眼光,永远相信未来,永远相信梦想,希望是迷雾中眺望未来的窗。所有的人都是凡人,但所有的人都不甘于平庸。我知道很多人是在绝望中来到了新东方,但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只要艰苦努力,奋发进取,在绝望中也能寻找到希望,平凡的人生终将会发出耀眼的光芒。光有奋斗精神是不够的,还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去做。要先分析自己的现状,分析自己现在处于什么位置,到底具备什么样的能力,这也是一种科学精神。你给自己定了目标,你还要知道怎么样去一步一步地实现这个目标。从某种意义上说,树立具体目标和脚踏实地地去做同等重要。成功没有尽头,生活没有尽头,生活中的艰难困苦对我们的考验没有尽头,在艰苦奋斗后我们所得到的收获和喜悦也没有尽头。当你完全懂得了“成功永远没有尽头”这句话的含义时,生活之美也就向你展开了她迷人的笑容。
卡夫卡文集失踪者
作者:[奥地利] 弗朗茨·卡夫卡
《失踪者》主人公卡尔·罗斯曼出生于布拉格一个富有人家,为人善良。他十六岁时被一个中年女仆引诱,与她生了孩子,被父亲逐出家门,只身流浪去美国。他在美国一次次陷入窘境,最终沦为无业游民的奴仆。小说到此中止,按原书设计,罗斯曼最终得以逃脱,在一家剧院找到了工作。小说通过罗斯曼的遭遇,描写了工业社会中人的无助与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