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伯尔短篇小说选
者: [德] 海因里希·伯尔 编
社: 外国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1980-2

                            
又名:
ISBN:10208-6
格式:pdf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南京血祭
作者:编
亮剑
作者:都梁编
李云龙是一个叱咤风云、百战沙场的职业军人,是一个一生都在血与火中搏斗的名将。他的人生信条是: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在战争与和平的时空转换中,他的命运注定要充满悲欢离合—无论是政治生涯还是婚姻、爱情。
癞皮鹦鹉
作者:[墨西哥]利萨尔迪 周末 怡友编
《癞皮鹦鹉》又名《佩里基略·萨尼恩托》,写于 1815 年,是一部描写 流浪生活的小说。作者在书中以第一人称的叙述方式介绍“我”的身世、冒 险和流浪生涯。小说问世后,在墨西哥引起强烈反响,褒贬不一。 小说中的“我”出生于墨西哥城一个血统高贵但是生活小康的家庭。因 童年教育不当,“我”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了伤害。上学时,“我”穿 着绿上衣、黄裤子,象个鹦鹉,又因为“我”姓萨尼恩托,读音近似“癞”, 所以同学们便给我取了个外号叫“癞皮鹦鹉”。毕业后,“我”开始涉足社 会生活,起初在修道院当修士,但因无法忍受清规戒律的束缚和清苦的生活, 便逃出了修道院。“我”先后当过地痞、小偷,并被投入监狱。释放出狱后, “我”又伪装成医生四处行骗,因为“我”没钱,但必须吃饭。后来因医不 了瘟病而狼狈出逃。逃亡中,“我”遇到一个女人,便一同厮混。不久,“我” 又同一位正派小姐结了婚。婚后,“我”仍不思悔改,终于导致家庭破裂, 妻子病亡,“我”只好再度外出流浪。不久,“我”又被捕入狱,被判处八 年徒刑,并充军到马尼拉。在那里,“我”给一个上校当勤务兵,在正直的 上校的熏陶和帮助下,我开始改过自新,并积攒了八千比索,准备回国后做 生意。归国途中,“我”不幸在海上遇险,失落全部钱财。回到国内后,为 生计所迫,“我”加入一盗窃团伙,重操旧业。不久,团伙头子哈努里亚奥 被处死,这使“我”极为震惊,于是,“我”开始进行反省、自责、并改邪 归正,度过了安静、愉快的晚年。 小说的艺术成就十分突出。人物塑造方面,作者抓住“鹦鹉”身上的特 殊性格,运用生动、流畅的文笔,不仅揭示他身上善的一面,也细致地刻划 他身上恶的一面,从而使人物的行动和命运符合人物性格的发展过程。“鹦 鹉”刚生下来时并不坏,因为意志薄弱,在周围恶势力的引诱下做了一些坏 事。但他有一颗纯朴善良的心,只因得不到正当的教育,所以整日在善与恶 的边缘徘徊。作者塑造出了一个活生生的圆形人物。对于次要人物,作者善 于抓住他们的特殊性格,选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描写。在描写泻药医生时,为 了表现他的饶舌和看似高雅实则庸俗的特征,在他的言谈中,作者有意加进 许多拉丁文短语,逼真地刻划出了他的语言特点和情态特征。 小说的思想主旨健康而丰富。小说发表,立即引起强烈反响,褒贬不一。
推荐阅读
三色猫恐怖馆
作者:赤川次郎
一個末婚媽媽被繩子勒死﹔兩個暗戀片山的女孩被尖刀刺傷。三宗看似互不相干的案件,怖電影的高中生有關!與此同時,校園裏竟發生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怪事,是死者的靈魂回來討債,還是……
雨果诗选
作者:[法]雨果 程曾厚
雨果,(l802~1885)是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贯穿他一生活动和创作的主导思想是人道主义、反对暴力、以爱制“恶”,他的创作期长达60年以上,作品包括26卷诗歌、20卷小说、12卷剧本、21卷哲理论著,合计79卷之多,给法国文学和人类文化宝库增添了一份十分辉煌的文化遗产。其代表作是:《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等长篇小说。 雨果几乎经历了19世纪法国的一切重大事变。他从小崇拜法国早期浪漫主义作家夏多布里昂。1827年发表韵文剧本《克伦威尔》和《序言》(1827),“序言”被称为法国浪漫主义戏剧运动的宣言,是雨果极为重要的文艺论著。1830年他据序言中的理论写成第一个浪漫主义剧本《爱尔那尼》,它的演出标志着浪漫主义对古典主义的胜利。 《巴黎圣母院》(1831)是雨果第一部大型浪漫主义小说。它以离奇和对比手法写了一个发生在15世纪法国的故事: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道貌岸然、蛇蝎心肠,先爱后恨,迫害吉卜赛女郎爱斯梅拉尔达。面目丑陋、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为救女郎舍身。小说揭露了宗教的虚伪,宣告禁欲主义的破产,歌颂了下层劳动人民的善良、友爱、舍己为人,反映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 《悲惨世界》最能代表雨果的思想艺术风格,他以卓越的艺术魅力展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奴役劳动人民、逼良为娼的残酷的现实。然而,作家深信唯有道德感化是医治社会灾难的良方。小说虽不乏现实主义因素,但就人物形象的塑造、环境的描写,象征和对比手法的运用等方面而言,仍然是一部浪漫主义的杰作。 《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多次被拍成电影,在世界上广为流传,成为经典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