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进入黄河出版社数字图书馆
热门检索词:
干校六记
者: 杨绛 编
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1992-2
杨绛,(1911-)原名杨季康,著名作家、翻译家和学者,江苏无锡人。毕业于东吴大学,清华大学研究生院肄业。1935年与钱锺书结婚后共赴英国,法国留学。1938年秋回国曾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学院、清华大学外语系教授。1952年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作品有剧本《称心如意》《弄假成真》,长篇小说《洗澡》。散文及随笔集《干校六记》《将饮茶》《杂忆与杂写》《我们仨》、《走在人生边上——自问自答》等译作《堂吉诃德》《吉尔布拉斯》《小癞子》《斐多》等。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出版了《杨绛文集》8卷。
  • 小引
  • 第一章: 下放记别
  • 第二章: 凿井记劳
  • 第二章: 凿井记劳
  • 第四章:“小趋”记情
  • 第五章:冒险记幸
  • 第六章:误传记妄
又名:
ISBN:9787500411024
格式:epub
共有0条数据
评分:
力荐
评论内容:
图书标签
相似图书
宇宙奇趣全集
作者:宇宙奇趣全集 编
这本书首次将卡尔维诺从一九六四年起讲的所有宇宙奇趣的故事收录在同一本书中,本书也起到了一个有趣的作用,即把现代科学很难的概念变得轻松而且可见,达到建立一种更接近宇宙起源的神话而不是科学小说的文学种类。
与傅聪谈音乐
作者:艾雨编
学钢琴的人为了学习,有心注意你手的动作,他们总不能算是“观众”吧?手的动作决定于技巧,技巧决定于效果,效果决定于乐曲的意境、感情和思想。对于所弹的乐曲没有一个明确的观念,没有深刻的体会,就不知道自己要表现什么,就不知道要产生何种效果,就不知道用何种技巧去实现。单纯研究手的姿势不但是舍本逐末,而且近于无的放矢。倘若我对乐曲的表达并不引起另一位钢琴学者的共鸣
白牙
作者:[英] 扎迪·史密斯 编
新千年第一部杰作。 ——《旧金山纪事报》 橘子奖得主成名作/《纽约时报》年度十大好书/《时代周刊》百部最佳英语小说 作者的首次亮相自信得让人吃惊,既诙谐又严肃,语言具有真正的作家所特有的气质。这本书有牙齿。——萨尔曼•拉什迪 一部雄心勃勃的小说,涵盖了种族、历史、政治、 文化、信仰与性等所有重要领域。——《纽约时报》 世纪末,北伦敦。 这里有世界上所有的肤色,以及相同的雪白牙齿。 刚刚结束三十年婚姻的阿吉觉得,活在哪里,就该死在哪里,这才叫死得其所。他就该死在城里那条污秽的街道上。但阴差阳错,他没死成。六个星期后,他与十九岁的黑人姑娘再入围城。 阿吉的孟加拉朋友萨马德,出身高贵,教育良好,到了英国却只能端盘子为生。十几岁时父母替他定下门当户对的婚约。十年后,妻子才出生。 生活在北伦敦的两个家庭,两代人,闹哄哄地经历着他们的荒诞人生,一个隐藏了四十多年的令人啼笑皆非的秘密悄然相随…
推荐阅读
小时候就在想的事
作者:黑柳彻子
《小时候就在想的事》内容简介:呈现在这里的,并不是一个优秀孩子的思想,而是一个小学一年级就被退了学的孩子所思考的事。一个刚上了小学一年级几个月就被退了学的孩子,居然在想着怎么去做一个有教养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人在默默地思考着!即使大家都觉得我毛病很多,比如天天蹿来蹦去,没有一刻安静,一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马上凑上去,见了任何一个坑都要跳进去,不听大人的话等等,可是我仍然在听,在思考着。 “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先生一直不断地对我说着这句话。那时候我还没有注意到“真是”这个词,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好孩子。先生的这句话让我拥有了自信,“因为老师说我是好孩子嘛”。 我应该告诉人们,曾经有这么一位校长先生,他真正地爱着孩子们,从心底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才能和出众的个性,他满怀着热情来对待孩子们。 近二十年来,我见了众多的儿童和婴儿,我从来不觉得和他们说话是没有用的,我深信他们能够理解。 小豆豆回眸当年,发现长大后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源于自己的童年。
络新妇之理(上)
作者:[日] 京极夏彦
以寂静笔触叙写崩坏世界的不朽杰作 贵族女校里身负蜘蛛的黑圣母,在月圆之夜聆听咒杀的愿望; 豪富家族世代居住的蜘蛛网公馆里,家族继承人接连死于非命; 轰动街头的“溃眼魔连续杀人事件”里,女郎蜘蛛在窗边静静忙碌…… 于无限铺陈的因果的织物里,绞杀一切猎物,不死不休。 究竟,谁是蜘蛛? 神探榎木津也迷陷其中的天罗地网,京极堂能否勘破玄机?! 京極堂系列堂堂邁入第五部! =============================== 我是山神之女,在水邊不停紡織,等待神的來訪, 而後墜入深淵,化為絡新婦。 為了求得安身之所,我細細佈下羅網,坐鎮其中。 在網中,我就是神,我操縱落網者,步步得遂所願, 若有阻礙,不論何人,一律殺、無、赦…… 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 京極堂再次遇上難纏強敵,到...
二心集
作者:鲁迅
这是一九三○年与三一年两年间的杂文的结集。 当三○年的时候,期刊已渐渐的少见,有些是不能按期出版了,大约是受了逐日加紧的压迫。《语丝》和《奔流》,则常遭邮局的扣留,地方的禁止,到底也还是敷延不下去。那时我能投稿的,就只剩下一个《萌芽》,而出到五期,也被禁止了,接着是出了一本《新地》。所以在这一年内,我只做了收在集内的不到十篇的短评。